今日之中国,何以能接受国家主席终身制?